阿久刀川佐夜郎

中二病晚期患者
小英雄切爆切 最爱派阀
海贼王索香索 见习组
火影带卡带 佐鸣佐 角飞 鬼鲛 我爱罗

[濑吕上]纠缠者

无脑沙雕脑洞
ooc预警
濑吕×上鸣

#

濑吕最近被奇怪的家伙缠上了。

他正在安静的剥橘子,而自己身边那个家伙却在大吵大闹,这样的日子似乎持续了很久,但事实上才不过一个星期罢了,他竟然已经习惯了。

“上鸣,别闹了。”一个冰凉的橘瓣塞进金发少年的口中,使得他暂时发不出声。

上鸣似乎认真咀嚼了一番,一张脸皱了起来,评价道:“酸死了。”

“橘子就是要酸一点才好吃,不是吗?”上鸣看着濑吕慢条斯理的把橘瓣一个个塞进口中咀嚼,仍然面不改色。

“你们人类真是太可怕了!”上鸣大叫一声从沙发上弹起来,展开了一对漆黑的蝙蝠翅膀,倒挂在天花板上了。

濑吕不置可否。

至于为什么会被这个麻烦的家伙缠上,还得从上个星期讲起。

#

9:30。

濑吕看了看玻璃橱窗外算不上美丽的夜景,准备打烊了。

熄掉了小小商店的灯光,濑吕走出店门,插好门锁,又拉下卷闸门。就在他要转身离开的时候,有个东西狠狠地砸中了他的额头。

“……?”濑吕一阵头晕眼花,低头往下看去,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正趴在地上,似乎还在动弹。

濑吕蹲下身子,仔细观察――哦,原来是只蝙蝠啊,那蝙蝠恐怕也晕了,身体一抖一抖的,看样子还有口气。

濑吕抓起蝙蝠,正愁该怎么处理的时候,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嗨!”

“?”濑吕四下张望,郁闷道:“谁?”

“还能有谁?当然是我了啊!”蝙蝠挣扎起来,“我就在你手里!”

嗯?!

蝙蝠说话了?

不不不!

怎么可能――呢!

濑吕看着手里的蝙蝠,那蝙蝠还冲他亮了亮自己的尖牙。

濑吕一紧张,手一松――于是,蝙蝠又掉在了地上。

“……”

“你干什么啊――”那蝙蝠又道,“摔死我了!”

“抱歉,我太惊讶了……”濑吕不敢置信地看着那只蝙蝠用人类的姿势从地上爬起来,然后飞到离他的脸很近的地方。

它说:“蝙蝠说话难道是一件很值得惊讶的事吗?”

“……”难道不值得惊讶吗?

“咳咳,我可不是普通的蝙蝠,我可是……”

濑吕终于开口了,他打断了蝙蝠的话,说道:“能不能离我远一点?你嘴里有一股血腥的臭味,我有些受不了。”

“……”蝙蝠似乎被打击到了,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

“当真是撞邪了,”濑吕心想,“记得上次邻居阿婆家里闹鬼,从神社里求来一只护身符听说挺见效的,要不要我也去求一只?”

#

那蝙蝠死死黏住他一直跟到了濑吕家里,濑吕本来没什么意见,但是看到这只蝙蝠实在是不拿自己当外人还是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

更令人惊奇的还在后面,濑吕去厨房倒了杯水,回来后就看到沙发上多了个金发的少年,正在乱翻他放在茶几上的几本杂志。

濑吕一下子僵住了,手里的杯子差点牺牲:“你谁啊?!”

遇到会说话的还自顾自跟进他家门的蝙蝠已经很邪门了,现在又有一个不认识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光明正大的坐在了他的客厅里……话说,这混蛋怎么进来的?!

那少年无视濑吕的震惊,也没有回答濑吕的问题,气定神闲地翻着杂志,还时不时评论几句。

你有没有自己是一个未经主人允许随便闯进别人家的自觉啊喂!

濑吕正要发作,那少年却抬起头了,看着濑吕笑了笑。

“……”

濑吕默默地放下杯子,默默地坐在了少年身边。

“该死的,长得好看了不起啊?!”

濑吕在心里无声呐喊。

“所以说,你到底是谁啊?!”

#

得知上鸣就是蝙蝠后,濑吕已经没有任何惊讶的感觉了。

果然自己在做梦吗?对,一定是梦!

会说话的黑漆乌拉的蝙蝠变成了一个英俊金发少年的少年――这他妈不是漫画里的剧情么?!现实中怎么可能存在……

于是,濑吕说:“喂,你……打我一下。”

上鸣睁大眼睛:“你确定?”

“嗯。”

“……”于是濑吕的肚子深深陷了进去,差点喷出一口老血来。

妈的,濑吕看看上鸣的细胳膊细腿,心想:“这家伙哪来这么大力气!所以……这果然是个梦吗?”

“看来打疼你了……抱歉啊,那啥,我刚才就该说的,我其实是个吸血鬼,所以力量比起人类要大好几倍……”

“那你早说……”啊。

不对,不是这个问题!

为什么又变成吸血鬼了啊!

果然还是在做梦吗?快让我醒来吧!

然后,濑吕醒了,然后一张脸突然凑过来,吓得他一下子从床上跳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是上鸣。

呵呵,不是梦啊。

濑吕弱弱地缩回被子里,闭上了眼睛。

那还是别醒了!

#

“濑吕啊,”邻居阿婆又过来买东西,“你家最近是不是不太太平啊?怎么我老听到很大的动静呢?咦?你怎么脸色这么苍白,是不是像我那几天一样被什么东西缠上了?”

濑吕叹了口气,幽怨的看了看天花板上一动不动的“蝙蝠”,说:“没什么……”

“你可要小心点啊,有些东西缠着你可就不放了。”阿婆认真地说道,“要是有什么事,就来找我,我可有经验呢。”

“……好的。”

刚结完帐,送走阿婆就又进来一个漂亮的女顾客,濑吕正要询问对方需要点什么的时候,突然发现上鸣正站在他身边,抓住了顾客的肩膀:“您好,请问您需要点什么呢?全部可以告诉我哦,如果可以,一会儿我们去喝杯咖啡怎么样?”

那女顾客吃了一惊,看了笑容灿烂的上鸣一眼,又看了看濑吕。

濑吕一脸无辜。

后来,这位顾客什么都没有买,临走前还在上鸣脸上留下了一个鲜红的掌印。

濑吕没多说什么,只是把一盒药递给上鸣,但是上鸣拒绝了。

“一点小伤而已,不用担心,过一会儿就好了。”说着,他竖起了大拇指,脸上的笑容依旧明媚且富有毅力。

不――这种向女性搭讪被拒绝后依然不屈不挠的毅力就别要了吧!

#

“濑吕。”

“啊?”

“我需要一点点血液,我要死了……”

“一点点?”濑吕深深地盯着上鸣,把领子往上提,他的脖子上还留着好几个上鸣吸血时留下的牙印。

妈的,你的“一点点”差点把老子吸干!

自诩算不上优秀但是在大家眼中一直是一个自我行为规范良好并且是邻居口中文明而且热心的好市民濑吕范太短短几天内天天爆粗口。

“你去找个美女吧。”濑吕冷淡地说,然后继续看今天的养生频道。

“我是不会伤害女性的!”上鸣坚定的说。

“所以你就盯上了我?”濑吕心想,怒火窜了一丈高,“吃我的,蹭我的,还吓走我的顾客!”

“濑吕――我真要死了……”

“那你出去吧。”濑吕继续冷淡道。

“我不要。”

濑吕终于舍得把自己的眼神分给上鸣一丢丢。

他二话没说,把上鸣拖到自己的卧室去了。

上鸣:“?”

上鸣被濑吕狠狠按在床上动弹不得,只听濑吕说:“你不打算赔偿一下我吗?我都快要被你吸干了,是不是很惨?”

“好像是有点……”

濑吕一点点凑近上鸣,上鸣突然紧张起来,苍白的皮肤还带了些绯红。

上鸣挣扎了两下,完全挣不开,不由得有些着急,心想:“要不是我现在不在状态,否则……”

眼看着濑吕越凑越近,上鸣的心狂跳起来。

这个距离……是不是有些不妙?

上鸣不敢和濑吕对视,他的眼睛太黑了,还带了点警示的味道。

“濑……濑吕……”上鸣闭上了眼睛。

算了,为了吃饱肚子……豁――豁出去了!

“以后打扫房间的任务就交给你了,还有,别打扰我做生意。”

“……”

濑吕放开上鸣,大方的扯开领口,干净的脖颈上未痊愈的几个暗红色牙印看起来又有些诱人。

……

“濑吕啊……”邻居阿婆又唠叨开了,“你这脸怎么又白了?是不是贫血啊?哎,我跟你说啊,我有个方子特别有效果,我年轻的时候也贫血呢……”

濑吕默默地听着,嘴角噙着礼貌的微笑,然后用眼神把天花板上那只肚子圆鼓鼓的“蝙蝠”

千刀万剐。

#

总觉得上鸣最近看自己的眼神有点怪怪的。

濑吕看着正对自己傻笑的上鸣心里一阵恶寒。

濑吕移开视线,在电脑搜索框输入“蝙蝠发情了怎么办”。

#

深夜,有一个东西拱来拱去钻进了濑吕的被窝里,濑吕迷迷糊糊睁开眼,看到了上鸣的金发。

“下去。”濑吕毫不犹豫道。

“我不。”上鸣死乞白赖。

两人在黑暗中对视良久,濑吕说:“下去。”

“我睡不着。”

睡不着是吧?

“那好,下去扫地。”

“别啊。”上鸣连忙说道,“我就是……”

他在黑暗中红了脸,便垂下眼睑,不再看濑吕。

濑吕叹了口气,从床上爬了起来。

“濑吕……你干嘛起来?”

“我去扫地。”濑吕说着就摸黑找拖鞋,然后他的胳膊被上鸣拉住了,他只得回头,“干什么?”

回头对上一双明亮的眼睛,那眼睛使劲眨啊眨,不知为什么,濑吕隐约觉得气氛有些暧昧。

濑吕终于还是妥协了,和上鸣躺在了一张床上,然后上鸣就睡着了……

濑吕:“……”

妈的,老子睡不着了!我的扫把呢!我要去扫地!

#

“濑吕……听我跟你说……”上鸣的眼神有些躲闪,“我……”

“说什么……”濑吕激动起来,“说你又打碎了几个盘子几个碗?!”

“不,我没有……我……”

“那是什么,”濑吕气愤地说,“反正没有好事!”

“我……”上鸣委屈的说,“这次我真没有做坏事,只是……”

濑吕见上鸣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又忍不住原谅了他。

“说吧,什么?”

“喜……喜……喜喜……”

“啊?”

“我喜欢……”上鸣憋了半天,脸涨了个通红,“我喜欢你……”

“……”濑吕的杯子牺牲了。

上鸣说完那些话,变成了蝙蝠,一下子撞上天花板然后掉了下来,又晕了。

濑吕伸手捡起它,笑了笑。

这可怎么办呢?

#

“阿婆,你最近去神社么?”

“常去的,”阿婆压低声音,神秘的说,“难道你真被……缠上啦?麻烦不?”

“确实挺麻烦的……”濑吕看了看身边的上鸣。

“呦,你雇了个店员?还挺俊,我的那个大孙女还没结婚呢,改天让他们见个面?”

“诶,真的吗?”上鸣说,“您的孙女长得好看吗?”

“……”濑吕一听,脸就黑了。

“当然好看啦,”阿婆似乎没注意到濑吕的脸色,自顾自的说下去,“我那孙女长得好看又听话,孝顺的很……”

“真的?”上鸣两眼放光地还想再问,对话却被濑吕打断。

“咳咳,阿婆,你去神社记得帮我求个护身符啊,对了,上次你那个治贫血的方子也给我吧……”

“哦,你就放心吧,”阿婆说,“对了,下次让这个小伙子和我孙女见个面,呵呵……”

濑吕的脸又黑了。

#

“我错了还不行吗,原谅我好不好?”上鸣看着背对着他的濑吕,“我以后不会了,真的……”

“……你不是说你喜欢我?那你今天又是什么意思?”

“我那是……习惯啦,习惯……”

“……”

“濑吕,你别生气了,我就是……”

“就是什么?”濑吕一翻身,和上鸣面对面。

“没什么……我,我是真的喜欢你的……唉,今天是我没忍住,对不起……”

濑吕没说话,还是看着上鸣。

“好吧,我下床扫地,你先消消气。”上鸣绝望的爬起来。

“……你得赔偿我。”濑吕冷声说。

上鸣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对啊……我这就去……”扫地。

转眼间,他已经被濑吕按倒在床上。

“你以为还会像上次那么简单?”濑吕的声音散发着浓浓的警告意味。

“那……那怎么办?”

“这几天你都别想出门了。”

“啊?”

“从今天开始,你就别下床了。”说着,濑吕把身体覆了上去。

“哎――濑、濑吕……”

……

#

“濑吕啊,今天你的脸色好了不少啊,贫血是不是好转了?”

“嗯,好多了。”濑吕麻利的把东西装进袋子递给阿婆。

阿婆从口袋掏出一个护身符递给濑吕:“可贵了。”

濑吕二话没说掏了钱,然后阿婆笑着走了。

不一会儿,阿婆又回来了,她说:“新来的那个小伙子呢?”

“生病了?”

“嗯。”

“我还想让他和我孙女见见呢……”阿婆遗憾地说着,又絮絮叨叨地离开了。

濑吕不知为何一脸得意。

#

“怎么样,还疼?”濑吕问。

“嗯,动不了了……”上鸣可怜巴巴地说。

“呵呵。”

“你笑什么啊,”上鸣红着脸说,“还不是都怪你……”

“谁让你不省心呢?人家都把你惦记上了,今天见你不在,说想让你和她孙女见见……要是你今天能动,去吗?”

“不……不去了。”上鸣摇头。

濑吕摸了摸上鸣的头:“好好休息吧,还有今天晚上呢。”

“什么……还有今天晚上?!”上鸣惊叫道,“我不要了!”

“……”濑吕把自己的领子往下拉,露出一片密密麻麻的牙印,“很疼的。”

上鸣把脸往被子里缩,只露出眼睛,闷声说:“对不起,我会赔偿你的。”

濑吕不由得回想起刚遇到上鸣时他那副趾高气扬的样子,不由得嘴角上扬,然后他亲了亲上鸣的额头。

“我也喜欢你。”

“……”上鸣震惊,脸又红了。

#

“濑吕……”上鸣郁闷的说,“我明明也有在摄入血液,为什么我最近还是没什么力气呢?”

濑吕摸了摸口袋里的护身符:“我也不知道啊?”

“奇怪……”上鸣嘟嘟囔囔的说,“怎么回事?以前濑吕是不可能这么轻易制住我的……”

濑吕心里暗笑,既然缠上了我,这辈子你也别想别想摆脱我。

·

·

·

[THE END]

愛羅武勇

是日本暴走族 I LOVE YOU 的音譯

我有時懷疑我的腦子缺根筋

為什麼我總是忘記畫一些東西呢?

上次忘記畫轟總的燙傷痕跡了

好吧我現在補上還來得及嗎?

土下座――

感謝 @YB鱼板 幫我指出來!

不好意思來占TAG了

嗯對沒錯

我就是來占TAG的

设定是已经交往的切切和爆爆

我觉得切切喝醉酒大概是会撒娇黏人的类型,所以为了满足私心就画了(被打)

想看切切在爆豪面前撒娇(但是似乎跑题了)

至于我为什么要分成一张一张的画,原因是我不会画身体……(又被打)

总是在练习就是了

为了切爆,冲鸭!!!

我是 夜郎
画画只会大头,考虑画同人
脾气暴躁腹黑毒舌易燃易爆炸
请慎交友(估计已经有人吓走了)
可能会写文吧,但是写得很烂
关于这点真是抱歉

关于cp:
小英雄  切爆切(ONLY) 濑吕上  其他不太在意

海贼王   索香索  香巴(见习组)

火影     带卡带  佐鸣   最喜欢的人是我爱罗

黑篮   青火青  板车夫夫  紫冰